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乡村旅游

乡村旅游

南宫山游记

文章来源: 作者:奚齐佳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31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        南宫四门四径,南门最缓,东门最险,既怀陶公逸致,独求险乎?乃从南而上。缘梯之嵌岩万步,阶绿苔痕,植厥周生,披霜戴露,朝韵殊足。稍上,旦霞现,浪起涛涌,满天红海,其下如镶金,上若红桔。少顷,日拂空濛,激浪天褶,似婴踢蹬母腹。

        继而行,黄发垂髫,伛偻提携,徐趋岩径,或为笑谈,或为惊叹,不绝于耳,祥和景象,不知所过。骤然,环堵暗淡,湿气窜身,盖入林间。无名树木,遮天蔽日,比肩接踵,伟岸博大,苍劲婆娑,蔓藤相绕,好不缠绵。徜徉林中,观奇木,闻鸟啼,清风抚耳,惬意悠然。步随心动,景随步移,过原林,遇石林。青白巨石,兀地而起,擎天之柱,直耸云霄,万马千军,蓄势待发。然一石孤僻脱群,一石靠之,相偎相依,情态可掬,所谓天地有情,抑或此矣。路有海螺石,传闻吹之即响,然余试之,埃土呛鼻,无声无息。无源方池,嵌岩壁中,久旱不涸,久涝不溢,亦是一奇观也。

        及山腰,宏一法师像伫立崖边,其目视虚空,浩然正气,如佛如仙。且拄一扙,背一篓,救世情怀,为之动容。至亭午,遇数人抬轿,其简竹成杆,结绳系之,遂称“滑竿”,抬杆谋生者为“滑竿客”。岚皋人常趣云:神察民情,腾云驾雾;民遏神佛,惟乘滑竿。

        嗟乎,山中只一日,人间已千年。夫南宫之景有穷而情不可终,流连其中,诚难羁驰骋志趣。然寒窗志向未成。独溺游乐乎?业精于勤,荒于嬉者,抑或此矣。终伴余晖离去,而志大道也。

        得归已一春秋,今考测在即,学业苦智,当犯其至难,遂属文记往勉己。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